談錫永詞十一首

woop woop hejhje

方寬烈編《二十世紀香港詞鈔》中輯入談錫永詞十一首,其中頗有誤植,今將原稿發表如下:

 

八聲甘州    圖麟都無雪

雲濛濛 風掩向層樓 正紙簾高掛 瓊窗低掩 人對茶篝 天如露華初剪 悄悄灑湖州 問維摩何在 花雨難留

當日沾襟一朶約法衣不落 驀地香浮 散天花今日 依舊鎖眉頭 小池塘 無多積水 半冰封 一半雪萍流 人間世 清涼能似 即便無愁

原注:丙戌二月稿,世事紛挐不無感慨。

按:這詞作於加拿大多倫多市。

 

高陽台

寄土無根 海槎身世 依然勻染胭脂 點點花痕 無端斑駁紅絲 此心屢托東來路 奈征程 屈指遲遲 掩離愁 暮暮朝朝 歲歲時時

居夷萬里家山夢 薦三杯濁酒 一片相思 蛺蝶飛來 宵宵夢醒猶疑 深山杜宇頻啼處 海風寒 吹縐紅衣 但相宜 花舞風隨 葉動星移

原注:夷島蘭花多寄生枯樹,昔年屢遊蘭圃不無戚戚之悲,因賦此。夷島蘭花以葉有黃斑星點者為貴,故末句及之。

按:時作者居夏威夷,其後才定居加拿大。

 

金縷曲 乙酉除夕寄寬烈詞兄

白髮投邊久 慣風寒 辛霜酸露 已禁消瘦 七十餘年塵土夢 彈指便成回首 

喜今夜千愁掃走 煮雪聲中繙貝葉 入楞伽 一點光明透 天與地 同相守

茶煙半冷添香獸 共此盅 與君相約 他年杯酒 眼底紅塵應未慣 恰似風旛相叩

動者心 問君知否 報歲蘭盆移人室 似天花 花氣飄衿袖 牽金粟 如來手

原注:拙譯楞伽經梵本新譯,恰於此時出版寄至。

 

 

以下八闋原序:千禧開一歲,得戈湘嵐畫馬八頁,重裝一冊,並各媵小詞。

好事近

寂寞玉花驄 慢踱平莎淺濕 對眼斜陽細柳 念征衣顏色

蒼涼戰壘聽鐃歌 俯仰長相憶 今日少年絲竹 正春煙如織

 

漁家傲

疏雨輕塵又一春 圓苔初結水粼粼 九陌當年蹄得得 依袖窄 鞭絲繞住黃金勒

紅袖樓頭夢裡人 夢隨羅扇墮車塵 老日蕭條如借客 寒渡立 水中滿鏡星星髮

 

臨江仙

記得疆塲曾倦臥 黃沙風冷如冰 老兵擊斗響連營 長空排雁陣 絶塞過駝鈴

今日綠莎搔背癢 五陵煙雨郊城 望中池舘柳絲輕 將軍歸也末 嘶斷短長亭

 

南鄉子

刁斗靜無聲 烽火平安報玉京 五月黃雲遮驛路 零星 風捲軍旗十里營

刻劃入昭陵 滿眼興亡畫不成 為問長安郊外草 殘青 迢遞關河第幾程

 

虞美人

繁華六代荒碑處 嘶斷寒潮雨 官家世世願生來 莫似殘陽衰草暮樓台 

漁樵古往今來月 幾度成環玦 驊騮老去夢中聽 汨汨錢塘江水逝潮聲

 

鷓鴣天

戰罷黃沙步綠茵 當時汗血尚留痕 長天偶望尋前夢 寸寸關河寸寸魂

思往事 念征人 怕聽三犯渡江雲 且向野田窺粉蝶 萬轉千回逐世塵

 

高溪梅令

西樓何處玉驄驕 柳綿飄 羅帕樓頭微斂向人招 殘陽挹袖搖

春羅未解折長條 路遙遙 倦客心情深淺酒杯消 雙眉誰與描

 

蝶戀花

誰向荒原窺牧馬 日日邊山 漠漠斜陽下 千古斗牛分綠野 連天都入荊關畫

缷落戰鞍歸去也 一路西風 紫霧如龍化 裂碣殘碑宮斷瓦 無端夢裡寒潮打

西方人怎樣欣賞中國畫

首先要知道中國畫的原素,即是筆法與墨法。西方的畫家其實也很重視綫條,例如梵高的畫和畢加索的畫。但由於所用工具不同,所以西方畫家的綫條便不同中國畫家的筆法,中國畫家的筆法與書法相通,所以畫畫便有如寫字。至於墨法,可以看出畫家的品格...

更多

筆墨真境 - 歷程

要談我的藝術歷程,可以先由一管羊毛筆開始。依古老的風俗,嬰孩出世一百日,稱為「百晬」,晬是「周歲」、「周時」的意思,這是先秦時代的語言。幾十年前廣州還保持著這種風俗,嬰孩百晬之日,將種種物品擺成一個大圓圈,這些物品有...

更多

筆墨真境

談錫永書畫藝術

《筆墨真境 - 談錫永書畫藝術》是談錫永的畫冊。雖說是畫冊,倒不如說是談錫永通過筆墨,把自己的境界,不嬌不揉地表達出來的一本書,是故名為「筆墨真境」。 真的,翻開一看,已有閱讀書卷的感覺。...

更多

郑春霆评

(原载郑春霆先生平生纪念册)

谈锡永擅画,然从不以画自鸣,视艺术只以自娱,非以娱人者也。平夙艺事清高,珍惜毛羽,不妄以画于人,故流世者鲜。虽然,人莫不知其能画,且负高深造诣,欲逃名,名不易逃,犹珠辉不能掩也。...

更多

邝谔评

岭南闻人谈锡永先生,以别署王亭之布行于世,早播声响,人因是或已恝忘其姓名,咸以亭老尊称之。如此称呼,原无关乎年事,盖钦仰其学邃而知周,艺耑而博贯,与乎画坛排辈高于此间同道耳。及今此一尊称,已遍扬四方,益见显彰矣。...

更多

南潯記藤

頻年以來,人似一朶雲,飄流無定。即使回到五湖之南的多倫多,也只如一朶停雲,依然是客,是腳跟無綫的秋篷。

今年的雲程,飄過了江南十幾處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南潯。見到兩株古藤,壽算估計總應在二三百年。一騰一卧,我喜歡的是那株卧藤。...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