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春霆评

woop woop hejhje

郑春霆评

(原载郑春霆先生平生纪念册)

 

谈锡永擅画,然从不以画自鸣,视艺术只以自娱,非以娱人者也。平夙艺事清高,珍惜毛羽,不妄以画于人,故流世者鲜。虽然,人莫不知其能画,且负高深造诣,欲逃名,名不易逃,犹珠辉不能掩也。锡永南海人,八旗世家,家蓄古今名人书画甚富。锡永涵濡其间,幼即爱好书画,年十二,执贽无竞老人张纯初之门。纯初与李鹿门、陈寿泉、伍懿庄、梁鹤巢、容祖椿、高剑父、陈树人等,皆承受隔山派居古泉衣钵,名重当世,是则锡永不啻为隔山派第三代传人矣。迨日寇侵略,广州弃守,纯初避地澳门。而锡永画兴方浓,锲而不舍,则又从赵崇正游。崇正为岭南画派宗师高剑父弟子,凡山水、人物、花鸟,鱼虫、走兽无不精擅。有声于时,锡永从游,深得师承。寻思,隔山画派,渊源于宋光宝、孟丽堂,曷不寻流溯源,以发其蕴。又思,习艺株守一隅,毋乃自域,则又染指陈白阳、徐天池两家,亦尝问画于卢子枢、黄、卢镇寰。转益多师,累进益上,故所为画,骨苍神腴,英华焕发。取宋光宝之婉绰,孟丽堂之绮丽,陈白阳之秀雅,尤心醉徐天池之豪迈野逸。掇英拾华,自成馨逸,非徒以图形赋色为工也。黎雄才尤称赏之,谓其能入法出法,不袭隔山与岭南派面目,自运其生趣于蹊径之外,而有悠自得之乐,斯足贵矣云。余亦有同感焉......

春霆郑三

 

此则遗墨,乃先生所撰之《广东近代画人传略》续集原稿之一,写于其逝世前仅三数月耳。

郑春霆遗墨

 

编按:  郑春霆先生(1906-1990),广东中山人,工诗词,著有《岭南近代画人传略》,毕生致力发扬中国艺文,本着"人之有技,若己有之"的无私精神与人探研艺事。自民初以还,即与广东画人交游,因此数十年来与画人相处三代,深为士林宗仰尊崇。

西方人怎樣欣賞中國畫

首先要知道中國畫的原素,即是筆法與墨法。西方的畫家其實也很重視綫條,例如梵高的畫和畢加索的畫。但由於所用工具不同,所以西方畫家的綫條便不同中國畫家的筆法,中國畫家的筆法與書法相通,所以畫畫便有如寫字。至於墨法,可以看出畫家的品格...

更多

筆墨真境 - 歷程

要談我的藝術歷程,可以先由一管羊毛筆開始。依古老的風俗,嬰孩出世一百日,稱為「百晬」,晬是「周歲」、「周時」的意思,這是先秦時代的語言。幾十年前廣州還保持著這種風俗,嬰孩百晬之日,將種種物品擺成一個大圓圈,這些物品有...

更多

筆墨真境

談錫永書畫藝術

《筆墨真境 - 談錫永書畫藝術》是談錫永的畫冊。雖說是畫冊,倒不如說是談錫永通過筆墨,把自己的境界,不嬌不揉地表達出來的一本書,是故名為「筆墨真境」。 真的,翻開一看,已有閱讀書卷的感覺。...

更多

郑春霆评

(原载郑春霆先生平生纪念册)

谈锡永擅画,然从不以画自鸣,视艺术只以自娱,非以娱人者也。平夙艺事清高,珍惜毛羽,不妄以画于人,故流世者鲜。虽然,人莫不知其能画,且负高深造诣,欲逃名,名不易逃,犹珠辉不能掩也。...

更多

邝谔评

岭南闻人谈锡永先生,以别署王亭之布行于世,早播声响,人因是或已恝忘其姓名,咸以亭老尊称之。如此称呼,原无关乎年事,盖钦仰其学邃而知周,艺耑而博贯,与乎画坛排辈高于此间同道耳。及今此一尊称,已遍扬四方,益见显彰矣。...

更多

南潯記藤

頻年以來,人似一朶雲,飄流無定。即使回到五湖之南的多倫多,也只如一朶停雲,依然是客,是腳跟無綫的秋篷。

今年的雲程,飄過了江南十幾處地方,印象最深的是南潯。見到兩株古藤,壽算估計總應在二三百年。一騰一卧,我喜歡的是那株卧藤。...

更多